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爱在厦门(林丹娅)
重播

                                                                                                                          作者:丹娅 

       

        谁热泪盈眶地, 
        信手在海滩上写下了这三个字 
        谁又怀着温柔的希望 
        用贝壳嵌成一行七彩的题词 
        最后必定是位姑娘 
        放下一束雏菊,扎着红手绢 
        于是,走过这里的人 
        都染上无名的相思 
        这是厦门的海滩,厦门的贝壳,厦门的雏菊花,厦门的相思树,是厦门远古而来的不朽风物,才在厦门生长的诗人舒婷笔下,变成谁都读得懂的爱经。爱在这里,才可以一年360天,天天天蓝。无论你从何而来,无论你是谁,无论你青葱勃发还是韶华已逝;无论你曾经沧海还是情窦未开;只要你走进厦门,就有可能走进爱的风景,从而拥有爱的温馨,爱的思念,爱的回忆与爱的憧憬。 
        因为厦门简直就是一个为爱的誓约而存在的岛屿,一座为爱的表情而生长的城市,一片为爱的内涵而种植的家园。 
        据说今天的情人节始于古罗马两位行将就义的传教士,他们将生命最后绽放的精华,凝聚成爱的话语,捎给了自己的妻子。有情人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玫瑰正好象喻着他们锥心泣血的爱情,如花盛开的眷恋。爱,总是要把它置放在生离死别的场景中,才会美丽得如此令人矢志难忘,高尚得如此令人无悔追求,永恒得如此令人至死不渝。 
        我们至今不知道那二位西方高人,上刑台前究竟给妻子写下什么样的情话,令情人节从此产生而传延不绝。但我们却很知道有一位中国平民女子,曾经站在那高高的青山上,面对她的情人,向天地高歌她爱的誓言:“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真是首纯粹的情歌!从此啊一歌成谶,令我们世世代代总把爱情与山盟海誓,与海枯石烂紧密相联。而正因为厦门有这样硬朗的山,这样奇倔的石,这样绵延的海,才让我们真的相信,这里一定是山盟海誓的灵感凭籍,是海枯石烂的想象依托。否则,厦门的五老峰上,不会长满上千年的相思树――据说那是古时候闽南女人对远下南洋的亲人永久的牵挂;只有立足于其上,情之约才会定到天荒地老,如果说,古典的中国爱情总与山、石、海的意象相连,那么现代的爱情则总以花、树为象征。如果说从前的厦门情话说的是中国的,古典的,那么今天厦门的爱更是世界的,现代的。不信请你举目四望,风轻云淡下,是厦门郁郁葱葱的橡树与木棉。在橡树与木棉之上,飘扬的正是那首以多种语言的姿式,飞出厦门,飞出国界的情诗: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靄、流岚、虹霓……,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也许是大海意象的启迪,厦门风土的情意,还可以超越世俗的成规,包容起曾经的爱情,延续着一种别样真情的美丽:愈来愈多的朋友,学会了怀着爱心致意失去的爱,懂得了保有一脉温情,相逢一笑泯恩仇。因为愈来愈多的朋友拥有这样豁达的胸襟:“是一场风暴、一盏灯/ 把我们联系在一起/ 是一场风暴、另一盏灯/ 使我们再分东西”。他们学会当爱来临时,为自己庆幸;当爱离去时,为他人祝福。虽然他们不再为曾经的爱献上一支玫瑰,但却愿意与今天的亲人分享一份爱的巧克力。“不怕天涯海角/ 岂在朝朝夕夕/ 你在我的航程上/ 我在你的视线里”(舒婷:双桅船)也许生死相许的爱情已然随风飘去,但真诚的问候,却成就了一份真正地久天长的亲缘。今天的爱在厦门,显然由此内涵也会变得更为博大,意义更为深刻,意境更为高远,境界更为宽广。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184922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