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阅读是件美事(林丹娅)
重播

                                                                                                                           作者:林丹娅 

       

         当我还在过去时,我通过阅读进入未来;当我已在未来时,我通过阅读进入过去。阅读使我摆脱时间与空间的限制,让我出入时空的世界,身无挂碍。因此,阅读成为一件多么令人惊叹,令人喜悦的事。它能让人轻易突破生命局限,让整个心灵在时空中自由穿渡,任情飞翔。 
        自由与飞翔,是生命最大的局限,因此也成为生命最高的梦想。而文学,就是因为它能提供我们产生如此快感的阅读,让我们如痴如醉,不弃不舍。 
        当我此时此刻端坐此地,用敲击文字的形式回望我阅读的历史,并且想把这种感受传达给年轻的朋友时,我还应该说,就个人体验而言,上述这段话的意思还可以更贴切地表述为:当我还在少年时,我通过阅读进入成熟;当我已是成人时,我通过阅读返回童真。 
       在我小时候,我们无书可读。因为无书可读,所以因各种机缘而飘摇游弋在街头的所有文字,统统成为我们的阅读书籍。我生吞活剥,我囫囵吞枣,我疯狂搜罗,我只争朝夕。只因那个年代,已让我们倍尝朝不保夕之感。只有阅读,才能让我们进入永恒,让我们不知今夕是何夕。 
        混到初中时,我们迎来复课后的第一任语文老师。老师文采沛然,大大激发了我的表现欲。于是,我用古文写了一篇作文,满心要让老师刮目相看。终于等来老师批语,一看之下,大惊失色,似乎是在夸我有一定语言能力的同时,却更严劣地警告我未学走就想飞的轻狂,当然还有一大通关于我们应该怎样对待死亡的语言与鲜活的语言之云云。总之,那时的感觉是老师的朱笔直批到我脸上来,我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多年后,一位朋友闲聊时说起他在上海读研究生时与导师的一段文字经历,竟与此事如出一辙。我发现自己居然可以非常眉飞色舞地告诉他:这种经历我在初一就已经历。 
        星移斗转,境异人非,少年不再,心茧渐厚,所有的都在变,不变的也许只有阅读的情怀。一卷好书在手,忙碌繁嚣的日子消失;苍老疲惫的面容隐去,物我两忘的境界,把我全然带回少年曾有的情怀与意态中,竟也不知今夕是何夕。这种感觉真好。我常想,这一定是上帝怜悯人类注定要与时光捆绑在一起的劳心与老化,才赐予我们这么一条时不时返回纯净歇歇脚的时光隧道。因此,阅读也像天使的魔法,它让孩子老于世事,让老人童光返照。 
        前苏联作家尤•邦达列夫曾说,如果有谁没有醉心于一本严肃的书,那他应该感到最大的遗憾——因为他使自己与世隔绝。他拒绝了第二个现实,第二次经验,从而等于缩短了自己的生命。 那么,如果读的不止是一本,而是生命不止,阅读不止,天哪,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活得太赚? 
        非常喜欢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如诗如画的描述:河岸之所以作为河岸出现,只是因为桥梁横跨在河上……桥梁带给河流一个又一个位于河岸后面的广阔景观。它使河流、河岸和大地互为邻里,桥梁把大地聚集成河流周围的景观。 
        借助海德格尔瑰丽的想象吧:阅读的桥梁飞架于时光之河上,我们能看到的是,不,不,我们能处身所在的将是什么样的境界啊! 
        这不仅是如诗人玛斯脱所形容的那样:阅读是坐着就能驰骋世界的事,它还是坐着,就能飞翔于往世来生千秋万代的事。 
        阅读,就是这么一桩美事。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080048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