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一段种菜的童话(蔡伟璇)
重播

                                                                                                                             蔡伟璇 

        最初沿着大露台向外的三面围墙,加厚,筑起花槽,我是对它抱大希望的。我想当然地以为,把花苗栽下去,有阳光,再加以施肥浇水,它就能长大,时令一到,就会开出芬芳的花来,使我家的露台,一如别人家的阳台,春色满园,姹紫嫣红。 
        可是,我前前后后在花槽里种下的几茬花,皆因种种问题,死于非命。我因此只得罢手。花槽,因此,天天仰着一张黑黝黝的脸,神色黯然地呆望着我。 一日,闲来无事,从墙上挂着的一串大蒜中,剥下一些来,随意埋进泥土里。过后,也忘记了。可是,不久后的一天清晨,我突然看到蒜苗,从黑黝黝的厚土里拱出来,绿生生嫩生生的,不染一点尘埃的叶芽,如一把把出鞘的剑,笔直指向天空,那一派天真无畏,简直让我十分震惊!于是,一个念头在我心中萌生,我要在养不得花的花槽中,种菜。于是,我在左边一条竖的花槽里,种了一片芹菜。芹菜齐齐整整地长到快半尺高时,已是深冬。芹菜的细杆儿,浅浅地绿得近似碧玉;而头上顶着的绿叶片儿,薄薄脆脆,弱不禁风的样子。寒风过来,它们成片地被刮得东倒西歪,狂乱舞动。阵风过去,整片只是纷乱一些,却也不见折损,百折不屈的样子。这让我心生爱怜的同时,也心生一丝敬意。狂风过去,花槽里落下芹菜的淡淡清香,这时,我退而求其次地,有些认命地想,没有花,没有花香,闻闻蔬菜的清香,也好。右边的花槽,我在那里种辣椒。朝天椒。朝天长的果实,成熟时,其形虽如一枚欲朝着天空发射的子弹,但也因其红艳、玲珑、娇俏,十分可人。这样娇艳的小东西,却是极端的辣,炒菜时多放一点,能辣出人一大把眼泪。我因此再在花槽前看它,都是仅仅远观,不随意伸手亵渎它。 
        丝瓜实在不是我爱吃的菜蔬,丝瓜的藤蔓花叶,也缺乏观赏的价值。可是,因为花槽太空,而它又好养活,因此,就随意种下一株。这株不受待见的丝瓜,打春天一开始,它的枝蔓,就不管不顾地,向花槽上面当作围墙的铁栅栏的四处迅速伸展,牢牢攀附。不过那过于粗糙的枝叶,到底还是难以叫人喜欢起来。直到黄灿灿的花,一朵一朵地挂出来,冷硬的铁栅栏,缭绕着蓬勃的气息;直到沉实的瓜, 一条一条地垂下来,铁栅栏上呈现起一种丰收的景象。这丝瓜,才让人在乎起来。 
        有一天,我讶然发现,这株越来越茂盛的丝瓜的浓密处,深藏着一团鸟窝。而这个鸟窝里,很长时间都只有两只成年的鸟,独自戏耍,悄然啁啾。很久以后,才明白,那是个丁克家庭。 
        我在一个春节的前夕,路过花市的时候,看到一株映山红,它的枝头开满了繁密的红花。我到底还是敌不过诱惑,踌躇了一下,还是把它买了回来。我把这株映山红种在花槽里,只想着在这个新春佳节,让她好好地开几天花。至于她的未来,我是不敢去想的。活在当下吧,鉴于过去的养花经验,我只能这么想。可是,她居然活下来了,安然立于一片菜蔬之中,年年开花,像我在花槽里种菜生涯中的一个童话。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080689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