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子归城》节选(刘岸)
重播

                                                                                                                                 刘岸

        康熙29年(公元1690年),秋季,康熙任命他的哥哥裕亲王为大将军,在乌兰布通与噶尔丹展开决战。 
        噶尔丹列成“驼城”,遭到清军的大炮轰击,丢下辎重,拔营而走。 
        清军分兵追击。 
        噶尔丹狂奔不止,一路火烧草场,使大军的追击受到阻碍。 
        但有一支清军却一直追到了准噶尔腹地。传说这队伍的将领是岳飞的36代孙,人称岳将军。 
        岳将军带着三千人,追到沙漠边缘时,只剩下了二千人。 
        但岳将军依然带兵进入沙漠,准备直捣噶尔丹的老窝阿尔泰。 
        但他们遇上了黑风暴,岳将军死于风暴(后来人们把这个地方叫将军戈壁)。最后从风暴中逃生,退出沙漠的只有800人。 
        这800人望望自己所在的地方,北是沙漠,南是天山,正在一个三岔路口上,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先后派了9个人去大本营讨令。可朝廷已经撤军了。半年后,才有一个商人给他们带来了皇帝圣旨:尔等孤军深入准噶尔腹地,有违将令,且作战不利,按律当斩。现命尔等从速撤回,论罪行罚。 
        800人暴跳如雷,杀了商人。而后便修起了子归城。 
        另一种说法是:这800人,退出沙漠,准备原路返回时,与从另一条路上来的一队人马碰上了,这是支由罪犯、无赖、逃兵组成的流放队伍,大家在十字路口停下后,罪犯的队伍说:皇帝的部队已经班师回朝了。你们孤军深入,又兵败,回去肯定杀头。不如跟我们走吧。 
        800人听了,放声大哭。 
        800人哭够了,才对罪犯队伍说,你们往前走也是死路一条,前面伊斯兰教的白山派和黑山派正在打仗,没你们呆的地方。大家就又融为一体,抱头痛哭,哭够了才共同商议说:一个往前走是死,一个往后走是死,大家不如就在这里筑座城,呆下来,一来还能混个屯垦戍边的好名声,二来或许还能等来皇帝的大赦令。 
        于是,大家动手共同筑城。城修起来,这800名追剿兵,就想起了自己的责任和高贵身份。对罪犯们说:我们的任务是戍边,你们是被皇帝流放到这里来屯垦的。你们应该到城外去种地,我们应该在城里戍守,这才叫屯垦戍边。 
        那些罪犯们听了,总感到有些不对味,可又没话可说,只好扛起锄头,下地干活去了。 
        到了秋天,生产的粮食不够吃。罪犯们才醒悟过来,指责戍边的说:你们也有两只手,不该在城里吃闲饭! 
        戍边的说:我们有什么办法,我们只有枪,枪又不能长粮食。 
        屯垦的人说:枪不能长粮食,但可以抢粮食呀。你看大路上那么多的商人,你们为啥不抢些东西来? 
        戍边的说:这,不合王法。 
        屯垦的说:吊!这是什么地方?天高皇帝远,要王法干什么? 
        戍边的便小心翼翼地问:那就……打倒王法? 
        屯垦的坚定地说:当然,打倒王法!要不我们就得饿死。 
        戍边的恍然大悟,举起枪就冲出城门,开始抢劫起了路上的商人。 
        从此,这地方就没了王法。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246484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