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母亲(张宇)
重播

                                                                                                                               张宇 
     
   

        母亲是2005年三八节那天走的,走得很突然。 
       早晨,她起床,下床一低头,就倒下了,虽然用尽了最先进的抢救措施,可她再没有恢复心跳,诊断是大面积心肌梗死。   
       她走了,匆匆的,神态高贵从容,如同落花飘向流水,又像要去赴一个前世约定的盛宴。 
       母亲知道我羁旅天涯,往返不便,用潇洒告别的形式最后爱了我一次,让我不会因为她的病痛而往返劳顿,而倾其所有。但母亲不会想到,这样带给我的将是永远的遗憾和内疚啊! 
       母亲生前生命蓬勃飞扬,几十年高朋好友满座,谁也不相信她会突然离去,待确实,大泪滂沱,家里放满了悼唁告别的鲜花,芬芳之间,已无立足之地。一时间,惋惜和悲痛无处不在。 
       我知道凶信既刻飞往成都,母亲已躺在殡仪馆冰凉的馆柩里。 
       昔日骨肉母女,如今关山万重,阴阳两隔,我流泪呼唤着她,因为确实是“世界上最疼爱我的那个人去了”,其中的伤痛实在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 
       母亲去世的前两天,我还和她通了一次很长的电话,因为她喜欢收集有特色的钥匙链,我在去庐山旅游的时候给她买了腾王阁的钥匙链刚带给她。她在电话里一再说她很喜欢,还有些伤感地念了其中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句,现在想来她好像在和我告别,因为我们最后送她上路时的景色和这个描写非常吻合。 
       母亲出生在旧时代一个官宦之家,17岁时曾经穿着大红色的风衣牵着一条叫做“美丽”的狼狗赤脚跑在哈尔滨飘雪的大街上。但就是这个浪漫的少女,始终向往共产主义,早早投身革命,后来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随二野大四团直属连南下到四川军分区司令部工作。再以后她做编辑、做记者,做总编,拥有了她值得自豪的履历。 
       母亲和许多逝去的母亲和逝去的女人一样历尽风霜,但达人知命,天高地远,走过了她自己有爱有恨、悲欣交集的平凡一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想了些什么只有天知道了,但有一点:她对自己的一生肯定没有刻意追求不朽,但太多生者发自内心送给她的尊敬和悲痛已可告慰她的在天之灵,她带着我们大家的眷恋和祝福踏上极乐世界之路,当属人生之大幸。 
       最后,在许许多多朋友的护送下,我们按照母亲的遗愿,送母亲的骨灰到四川宜宾的三江口,在长江、金沙江、岷江的汇合处,用730朵玫瑰、730朵黄菊、730朵百合送母亲上路。当时,江风浩荡,汽笛长鸣,鲜花落在宽阔的江面上,十分瑰丽。 
       我把母亲的骨灰撒入江水,并对她说:“再见,一路走好!” 
       我希望我平凡的母亲能在绿草苍苍,白雾茫茫之中,带着年轻时的喜悦,在那片斜阳里升起,从长江的源头出发,顺流而下,从人生的终点再回到她人生的起点,回到她穿大红风衣的少女时代,回到她母亲的摇篮。 
       如今故人已已,不再回头,只听远行的古乐,面对生者还是逝者,我都由衷地祝愿,明月千里共婵娟,好人一生平安。 

                                                                                                                      写于清明前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184917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