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凝在海上的一颗黑点(卢建端)
重播

                                                                                                                      作者:卢建端 

        于碧波万顷的海上,我激昂地泅浮和游水,仿佛一朵欢腾的浪花,在汹涌的波涛里绽放。 
        海呵,如何诠释与你澎湃着不绝于岁月之耳鼓,超越命运的生死之恋!我的一生投身于你狂放不羁,或温驯4温柔的怀抱,而你搂紧了我处于亢奋状态的心灵和身躯。我舒展的双臂,在你蔚蓝色的胸脯上,激溅诗的燃烧激情…… 
        你曾经无情地吞没了我。在我还没摸熟你反复无常的脾性,不能在你的颠簸与摇撼下,酣畅尽致地感受你气势的劲爆,柔情的缠绵。你并不怜我稚嫩脆弱的生命,将我高高地抛起又把我深深地拽入海里。你让我感觉死亡逼近时的恐怖——在大口大口灌进海水时,几近绝望的窒息。你呢,则欣赏我无力挣扎脸色苍白体形扭曲。呵,幸运之神奇迹般把我拉上了阳光灿烂盛开的海岸! 
        但是,我没有瘫软在海岸上失去知觉,昏迷不醒,或者不断呕吐着又咸又涩的苦水。当我听到你拍击嶙峋礁石深蓝色的涛声,我的心跳骤然间狂热,我的鲜血骤然间滚烫,因为我只要一息意志尚存,也抵挡不了彼岸那搁在我的魂灵深处,醉心神迷的诱惑,于是,我复又投身于你湛蓝和宽广翻腾的波浪之中。 
        我曾把你比作一匹膘肥体壮,威武强悍的骏马,当我爬上笔直高耸的马背,你就昂首挺胸,鬃毛飞扬,四蹄几乎腾空地尽情驰奔,我不知多少次被你甩落——在你的咆哮嘶鸣声中,犹如一枚小小的叶子轻轻飘下无声无息。 
        你的潮汐变幻无常似乎更加神奇奥秘。有次,我不知凶猛长潮之时定是退潮之时,还思绪放飞,心灵沉浸于你的猛烈施暴,你的亲昵爱抚,终于在你一浪一浪疯狂地冲击下,越来越远地离开了质感坚硬,风格粗犷的码头。 
        在一艘像海上堡垒显得庞大而笨重的货船的浓厚阴影下,出于求生欲望的本能,终于游出阴影之外那闪烁的阳光,浩瀚的蔚蓝。免遭被激流回旋的力量卷入船底,肉体被转动的桨叶搅伤之后,海面上漾起一圈圈殷红,而又一缕缕淡化的血液。 
        你的浪潮把我冲向了无边无涯的险境,当我精疲力竭地爬上一个布满海蛎壳的糙砺沧桑的礁石,得以死里复生时,我分明听到了你幽默的揶揄2,诙谐的嘲弄——爽爽朗朗浩瀚的笑声! 
        海呵,可曾见过一个如此冥顽不化的儿子?你的狰狞面目残酷无情,换来的却是一次次扑向你痴恋不醒的愚蠢!孩提时代,惊慌失措的妈妈天天到码头寻找我被你勾走的魂儿。美丽而情窦初开的岛屿,曾经喃喃细语,袅袅余音地劝我别再游戏于你令天地黯然失色,变化多端的唇齿之间。“逃入避风的港湾吧,你的心帆已是千疮百孔的辛酸,为什么还要挣扎在海浪之间潜伏着的不测的风险?”呵,这是心灵里另一个幽幽的声音。 
        但我秉性难移,沉浮在你的怀抱不肯游向那宽阔的金色海滩。依然固我地泅游于搏击的乐趣。从高高的堤岸一头扎入你的深域,不慎扭伤脖颈,我的日子焉头耷脑了半个月,转不过一丝苦笑,而你的浪刀依然在我面前闪着淫威! 
        有次在浪中忘我地追逐,突然右腿抽筋,蜷曲成海底的一个墓穴——张开冷冷的口吮吸着我的墓穴。当我被拉到岸上,蜷曲着不能直立,蜷曲了一段阳光黯淡月色幽暗的日子。 
        你在我身上雕刻了多少惊魂动魄!你横亘在有懦弱却不躲避,有力量绝不屈服的我的面前,可曾想过我的意志,比深邃,接近于虚无的你还要深邃!像是在泼辣蛮横,强烈霸道的君王面前,呵,我始终离不开你,始终离不开你的大声呵斥和严厉惩罚! 
        任凭潮汐起落,我在你面前营造冒险家的乐园,潜入浪谷探询湛蓝的底蕴,挺立雄峻的波峰鸟瞰壮阔。无论你是柔柔地托着我,托着我的意识融入蓝天镶着白云的飘逸,还是狂怒召来飓风、雷电、暴雨,我也乐于把生命毁葬于大海的宿命。海呵,与你澎湃着不绝于岁月之耳鼓的生死之恋,世界如何去猜疑、揣测和忖度? 
        我感觉海咧开蓝得发黑的深深的欲望,乌云敛翅歇在那一层层波浪骚动的背脊,还有不可见的诡计在某一片浓厚的雾霭里预谋,在海的某一处幽深的断层里阴森森地觊觎。

        呵,我快乐地向前游去,游去……融成海硕大无朋胸脯上的一颗黑点。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144805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