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男孩子的凤凰花(郑启武)
重播

                                                                                                                    郑启武  


        凤凰木又开花了,一片片如火如荼,让整个鹭岛一下就沉浸在初夏的风情里。现在它是风光的厦门市树,是特区发展红火的形象,是南国初夏热恋的大写意,好一个“凤凰花旅游节”招惹万千游客。但儿时的我却对它另有一番私情:它是子弹,是金龟子,是有惊无险的空中之路。  
        那时的凤凰木似乎比现在的还多,而且大多是华盖如云的老凤凰木,镇海路上沿街而立,双十门前,绿荫浓密。喜爱凤凰花的不是羞怯的女孩,而是我们勇敢的男孩,像解放军叔叔一样勇敢的男孩子们!我们看中的是那凤凰花朵后面的花杆,那花杆特别长,总有二、三寸,更重要的是那细长的花杆特别地有韧性,折弯之后不会断,扣在牛皮筋上,轻轻一拉,就可以弹射得老远,打在皮肉上,如同被小皮鞭抽了一下似的,在肌肤上留下一截红斑的弹痕。一旦击中皮肤最细嫩的脖子,那疼真是钻心啊!但伤皮不伤肉,疼,并快乐着,在玩打战的游戏里可以大行其道的,比那打土战或弹弓战的危险性都小,连最爱多管闲事的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于是凤凰花的细杆成了孩儿们六月的子弹,用粗铁线简单的曲弯,就成型了弹弓的摸样,在弹弓的两端,分别铰成两个“耳朵”,扣入牛皮筋,子弹就可以上膛击发了。常常是把“子弹”用剪刀或铅笔刀一截为二,这样不但可以增加一倍的弹药,而且子弹的射程可以更远,有效地打击对手。虽说那“弹药”的截面渗出的汁液粘手,连装弹药的口袋也斑斑点点的,换衣服时难免遭到大人的斥责,但那风风火火的冲杀追打却是男孩子永远的兴奋!  
        凤凰花引起男孩子钟情的另一原因是它藏有金龟子,在凤凰木上捉金龟子也是极有战果极有乐趣的,金龟子为什么会爱上凤凰花这是一个秘密,有的凤凰木会引金龟子,有的则不会,个中原因也是个自然之迷。但哪几株凤凰木有金龟子,哪几株没有,男孩子们心中自有一本帐。大凡有金龟子的都是粗大的老树,一柱光光的主干如同大象的腿,粗粗、麻麻、圆圆、滑滑,爬上的难度大。而凤凰木的支杆很脆,喀嚓一声就异常果断地断开,所以在树上的风险也不小。我在树上来去自如,曾有“猴子”的美称。说来这“树中的凤凰”也真怪,粗大的枝干易脆,而细小的花杆坚韧, 这极大的反差给了“猴子”以思考、回味与无尽的人生联想。  
        五月和六月,金龟子在凤凰花的海洋里飞来飞去,初夏的阳光照得它们的背上金光闪闪的。到了八月,龙眼熟透了的时候,金龟子就迅速转移战场,钟情于甜蜜的龙眼啦!等到凤凰花落之后,结出绿色的“关刀”,金龟子还是会飞回来的,津津有味地品尝绿色的“刀面”。  
        凤凰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钟情金龟子和弹弓的男孩子早已长大成人,他们的孩子也已长成他们当年的模样。如今的男孩子背着大书包来去匆匆,踏着满地的落英偶尔也瞥了一眼满树上摇曳的红花。望子成龙的老爸紧闭着嘴巴,生怕漏出心底的花枝,以及那枝上曾经盛开着的绿色和金色的童话……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080040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