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三角梅赋(陈惠瑛)
重播

                                                                                                                        作者:陈惠瑛    
         
    

        风姿绰越的鹭岛,娇花媚草,多入繁星,而我独爱三角梅。   
        三角梅,学名九重葛。俗名可就多了,北京人称她叶子花,广州人叫她宝巾花……,三角梅啊,是我们家乡人给她的名字。   
        三角梅不算名花。就单朵看,不过是三片艳紫的花瓣儿,孕着几枚鹅黄的花蕊,娇小玲珑,弱不禁风似的。然而,在山间,在水滨;在怪石嶙峋的峰峦上,在盘根错节的古树下;在青苔斑驳的断墙,在秋草凄迷的荒冢,你看吧;她衬着水灵灵的绿叶,百朵千朵地、散散漫漫地开了,袅袅婷婷地开了,沸沸扬扬地开了。像蓝天里一片流霞飘来,漫住了碧汪汪的水畔山腰;像姑娘们一点樱唇轻启,留下了一串串轻盈的笑。舒坦、自如、无拘无束,繁而不腻,艳而不俗,于浓烈之中见淡雅,于喧闹之中显幽静。   
        三角梅很少被讴歌礼赞。世人都说:“物以稀为贵”,可江南江北,都有她的踪迹;酷暑严冬,都是她的花期。这朵花刚谢,那朵花又开,不管世态炎凉,不畏凄风苦雨,不拘地势高下,一味把花儿泼辣辣地开着。她居显不骄,处晦不卑;她的枝蔓,向天空、向大地、向四周、蓬蓬勃勃地,争着空间,争着自由,争着生存。她的一生,把生命之火,亮晃晃地燃着。如果人们赞赏“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古原荒草,三角梅的品格,岂不一样可贵?!   
        在群芳烂漫、姹紫嫣红的春阳三月,三角梅也许算不了什么。但是,在风霜凌厉、花事珊阑的数九寒冬,平野山川触目皆是的三角梅,那一派生机,那一抹亮色,给人们眉梢心头,增添了多少欣喜,多少寄托,多少暖意!热情奔放的三角梅,妩媚迷人的三角梅,生命不息的三角梅,我爱你!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269245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